掌欢 第186章 践踏

小说:掌欢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19-10-10 11:21:22
推荐阅读: 透视医圣林奇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神龙护卫全球高武仙尊归来洛尘神级透视叶寒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赘婿林羽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
  才下过一场大雨,哪怕早上出了太阳,路也没有全干。

  那只沾了泥的绣鞋离鼻端这么近,能清楚闻到泥泞的味道。

  朝花颤了颤眼帘,恭声道:“多谢太子妃免了婢妾的责罚。”

  她没有动,更没有躲,任由那脚尖抵着下巴。

  羞辱排山倒海,却只能不露声色。

  郡主曾说过,她们是她的人,有她在,她们就不必委屈自己,活成本来的样子就好。

  可是郡主不在了啊。

  朝花终于忍不住湿了眼角。

  见朝花不吵不闹,太子妃觉得无趣,把脚放下。

  不放下也不行,金鸡独立坚持不了太久。

  “玉选侍。”

  “婢妾在。”

  “以后你可要记得安分守己,若是再恃宠妄为,就算有殿下护着,我也不会轻饶!”太子妃看着往日总是摆出宠辱不惊姿态的女人如今狼狈匍匐在脚边,只觉无比痛快。

  “婢妾知道了。”朝花再次以额贴地,姿态谦卑。

  太子妃满意勾了勾唇角,目光落在朝花手腕上。

  屋内光线昏暗,金镶七宝镯却耀眼依旧。

  太子妃皱眉,只觉这样的镯子戴在那只手腕上很是刺眼。

  她抬脚轻轻踩在了那只镯子上,同时把戴着镯子的纤细手腕踩在脚下。

  朝花愕然抬头:“太子妃——”

  太子妃弯唇冷笑,声音落入朝花耳中,好似当头浇了一盆冰水,令她浑身发抖。

  “我在想,这只镯子有什么特别,让你、小郡主,还有骆姑娘都这么喜欢。”

  太子妃还记得第一次发现小郡主卫雯戴着的镯子与玉选侍一直戴着的镯子一模一样时,心中的震惊。

  她悄悄打探,才知道镯子本是一对,是清阳郡主留下来的嫁妆。

  这么一对镯子,一个在太子的妹妹手里,一个在太子的侍妾手里,那她这个太子妃呢?

  这只镯子的存在,就是在提醒她,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在太子心里还不如一个贱婢有分量。

  以前玉选侍安分低调,她不能如何。

  而现在,即便太子回心转意捡起对玉选侍的宠爱,捏着玉选侍偷服避子药这个把柄,她也不怕太子再因为一个侍妾对她甩脸子。

  她是东宫的女主人,倘若铁了心处置一个有罪的婢妾,太子也只能受着。

  传到父皇耳中,那也是太子的错。

  当然,夫妻本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太子不那么过分,她不会这么做。

  柔软的鞋底踩着金镯子,太子妃十分满意跪在地上的女子流露出来的惶恐。

  她收起脚,冷冷吩咐跟进来的宫婢:“把玉选侍的金镯子取下来。”

  朝花一张素净的脸登时毫无血色,无法克制的恐惧令她那一瞬间动弹不得。

  直到一名宫婢俯身抓起她的手去脱那只镯子,朝花才如梦初醒,死死护住镯子向太子妃乞求。

  “太子妃,这是主子给婢妾留下来的念想,求您开开恩,不要把它夺走——”

  “夺?”这个字触动了太子妃的神经,令她大为恼火,“不过是收走一个金镯子,你居然说是夺?呵呵,真是殿下宠你太久,让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犯下的罪过就是以命相抵都不为过,竟还护着一个镯子。”

  太子妃靠近两步,微微俯身:“玉选侍,你这般惦念旧主,为何不以身相殉呢?”

  说到底,不过是个处心积虑利用殿下对清阳郡主的情分争宠的贱人罢了。

  朝花并不理会这些讽刺,见太子妃离得近了,猛然抓住她脚踝哀求道:“太子妃,婢妾以后定会安分守己,绝不会碍了您的眼的——”

  太子妃哪里耐烦听这些,冷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把镯子取下来!”

  见朝花挣扎得厉害,另一名宫婢忙上前帮忙,一人按着她,一人去取镯子。

  眼睁睁看着镯子被取下,朝花红了眼:“太子妃,您一定要不给我活路吗?”

  太子妃看着完全失态、体面全无的女子,哪里还会与之废话,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太子妃,求求您把镯子还给我,求求您——”

  背后是朝花撕心裂肺的喊声,太子妃驻足狭窄僻静的院中,只觉心情愉悦。

  这么多年,虽然说是没必要把一个侍妾当对手,心里又怎么可能不膈应。

  而今,终于把这根膈应她的刺拔出来了。

  太子妃抬脚往外走去。

  翠红与青儿齐齐施礼:“恭送太子妃。”

  太子妃脚步一顿,在二人面前停下。

  “你们两个可要照顾好玉选侍。”撂下这句话,太子妃带着宫婢大步离去。

  翠红爬了起来,看向屋门口。

  屋门半掩,里面传来若有若无的哭声。

  “我去看看选侍。”青儿跑了进去。

  翠红掸掸衣衫,这才慢条斯理往里走去。

  青儿一进门,就吃了一惊。

  “选侍,您怎么趴在地上呢!”

  朝花一动不动躺在地板上,仿佛没有察觉有人来,眼中空荡荡好像失了魂。

  青儿使了好大力气把她扶起来,送到床榻上躺好。

  见朝花失魂落魄全然不见平日的淡然,青儿鼻子一酸:“选侍,您想开点儿,奴婢去给您弄点吃的吧。”

  从早到现在选侍还什么都没吃过。选侍身体弱,这样下去怎么行。

  “选侍,您等着啊。”青儿擦擦眼角往外走,与翠红正撞了个对面。

  “翠红,你可不许胡说八道气选侍!”青儿警告一声,快步走出去。

  翠红抿了抿嘴,抬脚走到床边,轻笑道:“选侍这是怎么了?”

  床榻上的人毫无动静。

  翠红视线往朝花手腕上一落,不由笑了:“哟,看来是选侍的宝贝镯子没了。要我说,以前殿下赏了选侍那么多好东西呢,一个金镯子没了有什么要紧的。呃,对了,听说那镯子是选侍的主子留下的——”

  一直没有动静的朝花霍然睁开眼睛,直勾勾盯着翠红。

  翠红一滞,更生恼火:“怎么,选侍还以为自己是殿下心尖上的人呢?”

  “是太子妃让你揭发我?”朝花哑着嗓子问。

  翠红撇嘴:“选侍还想找殿下告太子妃的状不成?”

  “为什么?我自认一直待你不薄。”朝花一字字问。

  她的眼底暗流涌动,声音不知何时恢复了平静。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